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托园地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立足“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 信托业改革创新当有作为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我国“十三五”期间经济改革发展的主要政策导向,也是信托业转型发展的着力点。就信托业如何在供给侧改革中有所作为等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执行所长邢成。

记者:供给侧改革对信托行业的新要求与新机遇是什么?

邢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新常态下信托业的转型创新、加速发展提出了全新要求,同时也带来了难得的历史机遇。信托业必须牢牢把握市场机遇,发挥其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独特作用。在未来转型创新过程中,既应着眼长远的体制机制创新,又要立足“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协调推进信托业发展模式的改革深化,提高信托业服务实体经济效率,为供给侧改革营造良好的金融环境。

概括而言,在我国信托业过去的“黄金十年”发展过程中,超过16万亿元信托资金的80%投入到实体经济中,因此,健康的实体经济是信托业长期发展的重要支撑和基础。目前,我国实体经济正面临严峻的市场考验,下行压力较大,急需通过经济转型重塑增长动力,特别需要包括信托公司在内的全方位、多类型、综合性的金融支持。

因此,信托业首先可以通过直接功能,运用丰富多元的信托投融资工具,为成长性实体经济提供更为灵活多样的资金服务,以支持新经济发展;其次,信托可以发挥间接功能,通过创新性的方式,包括发行并购基金、私募股权投资、股权代持、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等,降低部分传统实体经济中资源错配企业产能过剩、债务高企等弊端,同时,加速少数“僵尸企业”的市场退出,进而弱化结构性调整可能造成的剧烈波动。这既是实体经济对信托业提出的要求,更是信托业发展的机遇。

记者:从加大金融服务供给的角度看,信托公司开展的每一项业务创新是不是都可称为供给侧改革?

邢成:从金融服务供给的视角可以这样认为。但从信托的功能分析,则不能说都是供给侧改革。因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问题中,供给和需求两侧都有,所以,信托业务领域也就必然会涉及供给侧和需求侧两个方面,不会是绝对的“一刀切”。但显然目前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供给侧改革正是要重点解决结构性问题,注重激发经济增长动力,主要通过优化要素配置和调整生产结构来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进而推动经济增长。因此,在“十三五”期间,我国信托业务创新的主要着力点必然放在供给侧改革。

记者:结合“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能否列举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典型案例?

邢成:降成本方面——国企混改为PE投资业务创造机遇。2014年,中国银监会“99号文”明确指出六大转型方向之一即“大力发展真正的股权投资”,信托应积极探索和拓展私人股权投资参与“国企混改”信托业务,尽快申办获得直接投资专业子公司的营业牌照。信托PE参与国企混改,对优化资本结构、实现股权多元化、推进公司治理、提供其他增值服务,特别是对供给侧改革中“去产能、降成本、补短板”都具有重大意义,这正是政府推动国企混改的初衷之一。国企混改无疑为信托开展PE投资业务提供了大量的投资机遇。此前,多数PE都是以投资民营企业为主,参与国企并购非常困难,而根据相关统计,非金融类央企总资产在100万亿元,金融类国企资产在130万亿元左右,国企混改为PE参与国企并购打破了政策限制,打开了便捷之门。

去库存、去杠杆方面——出租型地产REITs(Real Estate Investment Trusts)业务。REITs即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是一种以发行收益凭证的方式汇集特定多数投资者的资金,由专门投资机构进行房地产投资经营管理,并将投资综合收益按比例分配给投资者的一种信托基金。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通过集中投资于可带来收入的房地产项目,例如购物中心、写字楼、酒店及服务式住宅,以租金收入和房地产升值为投资者提供定期收入。此类创新房地产信托业务的发展,可以从根本上跳出目前我国房地产业“高库存”和“高杠杆”两难的悖论,使得“去库存、去杠杆”真正步入良性循环。

补短板方面——政信合作PPP业务。公共部门(政府)与私人部门(社会资本,包括有独立决策权的国有企业)基于中长期的合同关系,合作提供公共产品或服务的机制,都可以称之为PPP。它是介于政府主导的传统方式和完全市场竞争方式之间的公共物品提供方式的集合,最常见的应用形式包括BOT、TOT、BLT、ROT、DBFO、委托运营(O&M)等。特别是将信托资金运用在收费机制建设比较困难或滞后的领域,比如污水收集管网设施、市政道路等,在传统BT或EPC模式下,重建设、轻运营易导致设施建成后不能发挥应有功效,甚至出现豆腐渣工程。而PPP模式下,项目主体需要统筹考虑项目全寿命周期的成本,因此可有效避免前后脱节的问题,保障项目设施的可用性和运行绩效达标。因而,对于供给侧改革“补短板”、“降成本”具有特殊意义。

去产能方面——企业退市并购基金业务。信托公司发行并购基金对“僵尸企业”并购过程通常包括六大环节:制定目标、市场搜寻、调查评价、结构设计、谈判签约、交割接管。信托公司可以重点关注购买上市公司的控股权,即购买国家股、购买法人股、购买社会公众股以及几种股份组合的方式。对非上市的企业要重点创新拓展债权转股权式企业并购,即最大债权人在企业无力归还债务时,将债权转为投资,从而获得企业的控制权。此种方式的长处在于,既解开了债务链又充实了企业自有资本,增加了管理力量,可能使企业从此走出困境。事实上,由于企业之间债务连锁(三角债)的日益加重,债权转股权已成为供给侧改革“去产能、降成本”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种并购方式。


上一篇:68家信托公司年报收官 行业规模总体增长 抗风险能力提升

下一篇:信托发力资产证券化业务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